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

筑坝白鹤滩(重大工程建设一线见闻)

2020-05-04

  山里天亮得晚,清晨5时,窗外还是一片漆黑。

  山脚下,中国水利水电第四工程局的营地却已灯火如昼。工人们换上工作服,戴好安全帽,坐上前往工地的通勤车,头顶着星光,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  不知不觉间,一轮旭日跃上山巅,眼前的景象逐渐明朗起来——一座巨型大坝横亘水流湍急的金沙江上,左岸是四川宁南县,右岸是云南巧家县。这里就是在建规模世界第一、装机规模世界第二的水电站——白鹤滩水电站。

  “五一”假期,连续多天超30摄氏度的高温炙烤着施工现场,1.6万余名建设者头顶烈日,挥汗如雨,坚守在施工一线。

  白鹤滩水电站由中国三峡集团开发建设。坚持疫情防控与施工建设统筹推进,水电站建设紧张有序。

  刚过年,大坝项目部员工杨小龙接到通知,抽调他到刚成立的疫情防控办公室工作。“最忙的时候,一天要接打100多个电话。”排查人员流动情况,检查防疫措施落实工作,协调人员返岗、物资进场事宜,他和防控办的同事每天都忙到很晚。

  “开工了!”早上6时,水电四局工人袁亮明带领140人的工作队伍来到大坝施工现场,和夜班的另一组人员完成交接。

  机器开始轰鸣,电焊火花飞溅,头顶不时传来鸣笛声。抬头,只见横跨左右岸的缆机轨道线上,一个个混凝土罐来回穿梭。

  “作为工程建设的重中之重,大坝浇筑一刻也不能停。”袁亮明的队伍今年春节留守工地,负责大坝3个作业面的混凝土浇筑。

  地面上,大坝浇筑热火朝天;地面下,灌浆作业紧张推进。

  在地下厂房的一条廊道上,灌浆工人詹庆毅正在钻孔、灌浆。这里温热潮湿,钻机一开,廊道温度最高可达40摄氏度。

  与大多数建在地面上的电厂不同,白鹤滩水电站的机组厂房建在地下,厂房、输水系统、泄洪系统、交通网络等,在金沙江两岸的大山内部纵横交错。

  “灌浆,就是堵住地下的岩石缝隙,防止岩面渗水变形,影响大坝安全。”詹庆毅说。

  大坝浇筑、地下灌浆、安装引水发电系统……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,白鹤滩水电站各项重点工程都没有停工。

  超级工程的背后,是一项项世界级的技术难题,科技攻关的脚步更不停歇。

  改造拖模施工技术,将浇筑的单位时间压缩到70个小时,全面应用智能通水技术,实现大坝混凝土精准化温控,大规模应用低热水泥……一项项创新成果令人振奋。

  “我们有信心克服疫情影响,保质保量完成建设任务!”三峡集团白鹤滩工程建设部主任汪志林说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5月04日 01 版)

(责编:冯粒、曹昆)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